蘑菇街用户增长停滞,进入存量市场直播是救命稻草吗?

蘑菇街(NYSE:MOGU)发布了上市之后的首份年报。财报显示,整个2019财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39%至10.743亿元;净亏损为4.863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亏损5.58亿元减少0.72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3月31日,蘑菇街年度活跃用户数为3280万,相较于2018年12月31日公布的3450万减少了170万。记者就活跃用户减少等方面的问题向蘑菇街方面采访,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6日10时许,蘑菇街的股价为4.68美元/股,市值仅为5亿美元,不足年初的四分之一,蒸发掉约110亿元。

由增量进入存量市场

资深产业观察家丁道师告诉本报记者,蘑菇街由以前的增量市场进入到了存量市场。通过财报可以看出其增幅放缓,2019年Q1收入只有2.176亿元,这样的收入相比其他互联网企业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很难支撑其想象空间。

近日,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周家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商行业竞争的集中度一定是越来越高,也就意味着头部的电商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比如,阿里和京东虽然体量都已成为巨型电商平台,但用户数量依然保持了持续增长。过去一财年,淘宝新增用户超1亿,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6.54亿。而同样是入驻微信九宫格的电商平台拼多多、唯品会亦获得了不错的增长。唯品会连续多年盈利,拼多多也在最新公布的12个月内GMV达5574亿元。

相比之下,获得大股东腾讯流量入口和真金白银支持的蘑菇街,成绩略显逊色。在长期亏损的同时,蘑菇街GMV的增速也在下滑,2018财年蘑菇街的GMV增长率是24.6%,2019财年则下降到18.7%,GMV为174亿元。而蘑菇街在招股书中引用的报告显示,中国时尚电子商务市场的GMV复合年均增长率可达22.3%。

去年蘑菇街登陆纽交所时,市值为15亿美元。6个月后,蘑菇街市值仅剩5.34亿美元。半年的时间,市值蒸发超过6成。在丁道师看来,除了整体大环境的原因外,蘑菇街并没有很明显的技术优势及行业壁垒,存在一定的泡沫,现在剩下几亿美元的市值回归理性。另外,其业务的想象力有限,投资者对未来仍在观望。

“幸亏,蘑菇街做了移动视频直播和电子商务相结合的模式探索,有了一些效果。但即便如此,也很难说打破它增长的天花板。”上述人士说。

直播是救命稻草吗?

目前,蘑菇街的发展重心是直播业务。其CEO陈琪在财报会议中表示: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通过丰富内容,提升用户对于直播业务的参与度,促成复购率的提升。未来, 蘑菇街将继续加强以时尚达人和主播为核心的内容创作社区建设,提升时尚产品供应链,促成商家和达人、主播之间更深层次的合作。

记者打开蘑菇街直播入口发现,蘑菇街前端有直播、视频、商城,其中电商被隐藏在第三屏,占据首屏的是社区内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时尚穿搭社区或者直播平台。

在其直播页面中,大多是商家在直播售卖衣服、鞋子、化妆品等产品,用户可以通过直播将产品加入购物车。其直播首页推荐的主播在线观看量在几千到几万不等。

2019财年,蘑菇街直播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42.1%,但实际上整体用户量增长较少,12个月内的活跃用户数没有明显增长。

其实直播这种真人分享的模式早就是众多电商平台的选择。比如,淘宝直播已经形成规模,同时提出“3年GMV破5000亿元”的目标。京东直播、小红书等平台也已经启动了直播带货模式。而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早在一年内与部分垂直电商平台合作,大力拓展短视频+电商带货的新业务。

从商品种类方面来看,蘑菇街不如淘宝、京东。而流量方面又比不上抖音、快手。记者在艾媒北极星搜索发现,2019年4月,蘑菇街的月活人数为1208.99万人,抖音的月活为23590.24万人,快手月活为23993万人。显然,即便手握直播这根稻草,向社区方向转型,不可避免会遭遇来自巨头和短视频平台的围堵。

一位蘑菇街的用户告诉本报记者,她最初接触网购的时候,就是在蘑菇街买,后来她知道了淘宝有自己设计、自己加工服装的正版店,开始去淘宝买。“可以在蘑菇街看款式,然后截图去某宝搜索。”她说。

记者采访淘宝网红店铺张大奕团队方面,对方表示有自己的设计师团队和服装工厂,网红雪梨方面也表示服装由自己公司来设计打版。而记者在蘑菇街应用中搜索未发现有网红店铺,大部分服装均为不知名的品类,一位入驻蘑菇街商家的客服告诉记者,其服装并非由自己加工设计,主要是找服装厂商来合作。

热门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