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0,互联网时代新的“造神”运动——哪个环节最有可能成为突破口?

Web3领域正在进行着互联网时代的新“造神”运动,成为2022年投资圈的唯一一抹亮色。

当它的发展真正还原到大众用户的核心需求上来,一场关于Web3的祛魅也就完成了。

2022年正式过半,投资圈没有新风口。大消费赛道哑火,TMT投资人“转行”,硬科技门槛高,投生物医药又被二级市场教做人。

这种情绪也直接体现在数据上——今年上半年,不管是募资端还是投资端,数据都是相当低迷。仅5月新成立基金同比就下降了36.15%,投资规模更是降至冰点。

而唯一一抹亮色,可能来自Web3。

近日,红杉资本一口气推出了两只合计近30亿美元的新基金,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只基金的投资范围都将扩大至Web3领域。

在此之前,因为成功押注Web3赛道而名声大噪的硅谷顶级风投机构a16z刚刚宣布成立45亿美元的加密基金,这也是同类基金中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只。

不仅如此,今年以来,多个知名Web3项目乃至“独角兽”的新一轮融资背后,都出现了人们所熟知的老牌VC。

他们曾经在Web2时代投出了大量互联网巨头,如今则华丽转身扎入了Web3的汪洋大海。甚至有人说,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Web3使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难得地达成了共识。

相对于元宇宙、NFT(数字藏品)这些更加“脸熟”的概念,Web3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庞大的生态中,哪个环节最有可能成为突破口?被Web3“占领”的投资圈,又在关注着哪些机会?

一、资本、巨头,加速涌入Web3

Wayne是一家美元基金的合伙人。6月,他所供职机构近十名负责投资的同事,齐刷刷前往硅谷。

他们各自负责着不同赛道的投资,但此行的目的却很一致:对于大洋彼岸正在进行的这场Web3风潮,VC永远存在的FOMO(害怕错过)情绪让他们坐不住了。

“其实之前我们就参与过Web3项目的投资,但因为Web3今后覆盖的领域将分布在各个层面、环节,大家也想看看自己领域相关的Web3方向有哪些演变和机会”。Wayne告诉《每日经济新闻》。

Alex是另一家美元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一名关注TMT赛道的投资人,带领团队投出了大量前沿科技的知名企业。

但早在几年前,Alex就成立了一支小团队,专门挖掘Web3领域的机会,也已经低调参与了多家明星企业的投资。

环顾四周,可以发现国内最主流的美元基金,特别是跨国美元基金,都已经非常积极地在Web3领域进行布局。

不仅如此,人民币基金也在默默关注着Web3赛道。一家知名人民币基金的创始人就对每经记者表示,其投资团队一直在研究Web3的相关投资机会。

“Web3在国内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并且由于现在政策环境的原因很难形成比较好的商业模式。但我们一直在看Web3与其他行业和领域结合产生的机会,做了大量研究”。

在他看来,国内机构在Web3的布局可以追溯到上一次币圈火爆的2017年左右,但是现在这样“言必Web3”的氛围形成也就是今年初。

此前不少主流投资人因为各种原因都看不上这个领域,但随着Web3受关注度越来越高,大家也纷纷放下自己的傲慢与质疑,开始去积极拥抱Web3的相关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一股Web3热潮正在席卷而来。目前全球共有近900只加密货币基金,分布在80多个国家。

专注于加密机构资本的研究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估计,全球加密基金总规模高达692亿美元,其中包括加密对冲基金、风险基金和指数基金。

在近期的一次发言中,a16z合伙人、被称为“新风投之王”的Chris Dixon公开表示,目前超过一半在市场上寻找资金的初创公司都与加密货币相关,这说明Web3已经成为当前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

仅2022年一季度,这个领域的投资额就达到了近百亿美元,是去年同期水平的两倍多。还有机构预测,2022年Web3在应用端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亿美元。

巨头们也不甘示弱,包括Meta、谷歌、亚马逊在内的美国互联网巨头,已经先后付诸行动探索Web3,国内的“大厂”们也紧随其后。

腾讯此前就参与投资了Web3 NFT游戏公司Immutable的两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阿里和腾讯也都在打造国产化的NFT产品,推动Web3中国化。[1]

除此之外,近年来Web3相关行业不断有各类加密相关企业、平台等涌现,互联网时代的新一代“造神”运动正酣。

今年5月,《财富》杂志公布了2022年美国500强榜单,Coinbase成为首家杀入该榜单的加密公司,引发各界的强烈关注。[2] 要知道,在此之前a16z投资Coinbase八年爆赚4000倍的消息早已火遍投资圈,没有谁不希望抓住或者成为下一个Coinbase。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量苹果、亚马逊等公司的高管辞职投入Web3项目,国内互联网大厂也有一批“高P”(高级管理者或高级技术人才)放弃了稳定的高薪和可观的期权,争相投身Web3的创业大潮。类似的跳槽、挖角案例不胜枚举,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有消息传出,刺激着人们敏感的神经。

Web3,互联网新造神“机器”?

资料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公开资料

二、“造神”背后,Web3到底是什么

条条大路通Web3,那么Web3究竟是什么?

其实“Web3”并不是一个新概念。2014年,以太坊(Ethereum)联合创始人Gavin Wood创造了这个词,用来区别于Web1和Web2,但一直只在圈内受关注度比较高。随着近两年区块链、NFT等发展,Web3才得以快速蹿红并出圈。

在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共同主席于佳宁看来,Web1的特点是“可读”,Web2则为“可读+可写”。

在这两个阶段,用户的数字生活高度依赖网络平台企业,尽管用户已经成为网络内容的生产者,但数据使用、价值分配规则完全由平台制定,用户并没有自主权。

而到了Web3时代,互联网展现出了“可读+可写+拥有”的全新特征,用户数据在链上存储,可以自主选择是否共享、与谁共享、共享多少信息数据。

“与目前的互联网相比,Web3基于区块链等底层技术,将打造一个由用户和开源开发者主导的开放协作、隐私保护、生态共建的高维数字世界,为互联网价值带来新范式,也是未来社交、商贸、文娱和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与应用。”他告诉每经记者。

Web3,互联网新造神“机器”?

Web1、Web2、Web3的性质对比

图片来源:Grayscale,中金公司研究部

相较于太过原教旨主义的定义,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Web3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

他对每经记者指出,蓝驰对Web3的关注点还是着眼于投资的本质,也就是用技术创造信任,进而继续用不同的底层技术工具去调整生产关系。“这个范畴可能比大家共识的狭义的Web3定义要更大一些,但也是我们更关注的大方向。很多人讨论的Web3更多是承接Web2的定义来做的一个界定”。

在这个大框架的指导下,目前蓝驰创投对Web3的注意力分配非常显著。朱天宇介绍道,当前投资团队都或多或少在关注自己所在领域的Web3方向。

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佳宁举了个例子:在Web2时代,用户的信息使用权和转移、流动的权利都掌握在大家日常使用的各个App手中。哪怕是两个外卖App,也不能共享用户的喜好与习惯,搜索引擎更是搜不到这些应用里的数据。

“其实Web3所强调的去中心化、把信息的使用权和流动权都交给用户等特征,如果整个行业和企业可以达成共识并能做到尊重客户的隐私,那么在Web2时代也可以实现。问题就在于没有这样的共识和隐私保护,所以Web3的出现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不过在他看来,对于用户而言,Web3并不是一个必需品。“整体上来看,Web2和Web3里的大多数应用都属于服务业,而服务业是由供给来创造需求的。新的服务要创造出来,用户才知道是有这样的服务,所以它不是用户心里已经产生需要的一个必选消费。”

事实上,Web3当下拥有多种定义和元素,其中就包括区块链、元宇宙、VR/AR等。如果说元宇宙“去中心化”的技术属性偏向直接和消费者互动的“前端”,那么Web3更可能是一种“后端”的生产关系革新,它的发展也必然会融合其他技术的同步进展。

朱天宇就对此表示,Web3本身是无法单独成立的,人们现在看到的Web3、区块链以及一系列新工具,必然要与人工智能、3D交互等多个领域的前沿技术一起齐头并进地发展,才能给终端用户带来有代际差的体验提升。

“我们自己做Web3研究时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Web3和相关的区块链等技术天然就是为三维时代的生产关系所准备的。

它很好地解决了在未来的3D交互和人工智能时代,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问题。区块链技术从2008年诞生开始一直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在发展,但在下一个周期里,它要开始和别的技术产生交集了。

未来Web3肯定会和其他科技互相交织着往前走,才能产生更有价值、更颠覆性的新东西”。他判断。

三、落地,为Web3祛魅

今年5月,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正在尝试跑步赚钱,成功在国内带火了Web3公司StepN出品的虚拟鞋。

移动端NFT游戏StepN成立于2021年10月,该公司提倡碳中和的生活方式,并提供Move to Earn模式,顾名思义就是通过跑步来赚钱,玩家需要穿着“NFT运动鞋”在户外步行、慢跑或跑步来赚取奖励。[3]

虽然一个月后StepN宣布退出中国市场,但这一波暴涨的人气可能是继周杰伦和他被盗卖出约300万元的NFT头像“无聊猿”之后,Web3应用的又一次大规模出圈。

“无聊猿”所属的Yuga Labs则成立于2019年1月,今年3月这家年轻的公司以40亿美元估值完成4.5亿美元种子轮融资,创下NFT领域单笔融资最高纪录。最新消息是,Yuga Labs的脚步没有止于图片NFT,他们正在向元宇宙进军。

Web3,互联网新造神“机器”?

图片来源:中国基金报公众号报道截图

在Web3的层级架构中,应用层是最接近C端用户(广义上的C端,不仅仅指个人用户)、且最能为后者所直接感知的,因为这一层是由交付拿来即用的数据产品构成。换句话来说,应用生态是Web3能否进军大众市场的关键要素。

近两年来,Web3应用程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长。根据数据研究机构Apptopia的报告,2022年可供下载的Web3应用程序数量的增长速度,几乎是2021年的5倍。年初至今,可供下载的应用程序增长了88%,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中。

不过刘佳宁指出,虽然今年以来Web3领域掀起了一股投资热,但如果具体要看资金的流向,可以发现存在一个结构性的区别:面向个人用户服务的非金融类、非公链业务项目,虽然机构出手次数多,但看单个项目绝大多数的项目融资金额有限;面向B端技术服务的企业、公链等,不仅单个项目融资额高,整体的融资金额也占大头,“大部分钱其实是投在了基础设施和技术的建设上”。

Web3,互联网新造神“机器”?

资料来源:福布斯中国,公开资料

今年6月,Web3基础设施提供商InfStones宣布获得新一轮6600万美元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GGV纪源资本领投。该笔融资结束后,InfStones总融资金额已超1亿美元,正式跻身“独角兽”之列。

InfStones是谁?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技术团队由前谷歌、甲骨文和微软的高级工程师组成,提供区块链行业内使用最广泛的Staking(质押)和基础设施平台即服务(PaaS)。

如果翻开这家公司的过往投资方名单,还可以看到启明创投、SIG海纳亚洲等知名VC的名字。大家不约而同地瞄准了同一个细分领域——Web3基础设施。

一个产业繁荣发展,基础设施是必要条件,就像PC互联网以Windows系统普及、移动互联网发展以iPhone等智能终端以及iOS和安卓等操作系统普及为开端一样,Web3的发展也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建立和普及。

虽然不少行业人士将Web3称为“寒武纪创新爆炸”,但目前很多技术要素与基础设施仍然不完善,其中就隐藏着大量机会。

以InfStones为例,该平台在以太坊等50多条链上支持了数万个节点,开发者可以通过InfStones一站式快速部署可扩展的基础设施。

正如该公司产品总监Rudy Lu所介绍的,如果企业机构希望获取各种区块链协议的数据,可以使用InfStones数据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服务获取;如果希望参与区块链协议共识记账,可以在InfStones上一键启动区块链协议的验证人节点;如果希望发行自己的NFT,也可以通过InfStones将NFT发行在以太坊等不同的协议上。

通过这些方式,包括应用开发商、托管商、资产管理机构、数据分析企业在内的多种类型的企业,可以更容易地将自己的业务扩展到Web3领域。

“多协议并行、互联互通是目前Web3的主流形态与未来的发展趋势。无论是开发还是使用Web3应用,都需要同时使用不同协议上的基础设施。如何基于上百种不同的协议提供统一的服务、并且快速支持新的协议,这既是Web3基础设施的挑战也是机遇”。Rudy Lu指出。

区块链专家于佳宁也表示,要想构建完整的Web3生态,必须加快5G、云计算、分布式存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等一系列前沿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推动集成创新和融合应用,加快构建新型基础设施。

未来,在一个完善且成熟的基础设施之上,Web3还可以应用于包括金融、认证、票据、政务、版权、溯源、医疗、公益、游戏、艺术在内的很多场景。

而这个过程,正如朱天宇所说,可以使Web3的发展真正还原到大众用户的核心需求上来,也是一个Web3被逐渐祛魅的过程。

四、VC和创业者已冲入跑道,但真正的Web3远未到来

对传统VC来说,不管是投资形式、周期还是逻辑,Web3领域的投资与Web2都有着相当明显的差异。

红杉资本合伙人Shaun Maguire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红杉数字加密货币基金首先投资于流动性代币,即已经在加密货币交易所发行和即将上市发行的代币。

为了更好地推进加密投资,以风投业务起家的红杉今年初已经拿到了SEC的注册投资顾问(RIA)资质,从而可以在美国开展股票资产等交易业务。[4]

而这背后,正是传统VC巨头们投资策略的嬗变。在硅谷,股权投资已经不再是这些机构唯一的选择,VC们开始采用通证(token)的方式来投资Web3领域的初创公司。

朱天宇告诉每经记者,VC本身就是用创新的金融工具来支持科技创新,对于Web3的投资,大家也都在积极拥抱新的游戏规则。但他同时强调,投资机构对Web3领域的新玩法也处在摸索阶段,并非只有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投资股权或者通证这样非黑即白的选择。

“确实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不会是非此即彼、泾渭分明这么极端的情况。中心化到去中心化这中间存在多个灰度,未来股权+通证投资的方式很有可能长期共存,主要还是取决于不同的项目、不同行业的场景应用、以及这是不是最有效率的投资方式”。

而在刘佳宁看来,用股权还是通证的形式来进行投资,并不是VC等机构要考虑的本质问题,在募资协议上允许和控制交易风险的前提下都可以采用。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投资方式,关键还是看项目方的考量,最终目标都是为了最大化自身估值、融到更多的钱和影响力。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从当下的情况来看,一些估值非常高的项目其实从来都没有发行过通证,这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当然,不同类型、背景的机构在Web3上投入的权重也各不相同。纵观市面上的情况,主流美元基金出来的合伙人做的新基金更容易将Web3作为重点投资方向,All in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对于大型综合类基金来说,Web3只是其中一个板块。有统计显示,老虎环球基金这样的大型PE,Web3的头寸可能只占到其整体资金配置的10%左右。

一方面是机构的快速进击,另一方面Web3的创业者群体也在发生着巨大变化。

根据朱天宇的观察,在Web3赛道,国外真正有底层价值创造逻辑、同时又实干的团队确实相对多一些,但国内也有很强悍的创业者与战斗力强大的工程师团队,“有更多的成熟创业者,以及来自大厂的工程师、技术大神也开始下场,他们经验更加丰富、也经历过2017年左右的币圈周期,能够深刻地理解怎样利用新工具、把握新周期所带来的机会”。

毫无疑问,未来数字化技术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会越来越大。虽然真正的Web3时代远未到来,但虚拟世界带来的资本泡沫也开始浮现。近日,传奇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3AC)陷入破产清算,就为行业重重地敲响了一记警钟。

不过这也挡不住接连涌入的参与者。大家都在赌一个美好的、充满希望的明天,令人担心的不是泡沫,而是自己入场的动作慢了。

对此,于佳宁建议普通创业者,首先要做的是准确理解Web3,打通思维层面的壁垒,掌握“Web3思维=技术思维×金融思维×社群思维×产业思维”,否则很容易陷入“旧瓶装新酒”的陷阱。

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Web2的红利期已进入尾声,未来十年将是Web3发展的黄金十年,“创业者需要深刻理解窗口期中涌现的各种可能性,才能从容理解未来Web3时代的大趋势”。

2021年的元宇宙,2022年的Web3,都是属于各自年份的最火关键词。如果说去年大家对元宇宙的关注还停留在概念的阶段,那么今年不论是机构还是创业者,在Web3赛道都是投入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做到了真正的躬身入局。

其实回过头来看,除了一些早就在Web3领域有所布局的机构,很多VC这一波其实也是在被“推着走”。就像本文开头提到的,相比往年热闹的赛道与投资,今年的一级市场可以用惨淡来形容。面对着募、投、管、退全链条压力的投资机构们,也迫切需要一个出口,Web3的广阔天地正好给了大家一个施展拳脚的舞台。

于是,纵然一开始存在一些疑虑甚至观点上的割裂,但现实情况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不论美元还是人民币基金,都开始投入Web3的星辰大海。有一些之前主要投资消费、TMT赛道的行业知名VC,在原本擅长的赛道遭遇周期性挑战时也转而积极布局Web3,并且已经开始逐步形成自己的方法论。

更多的机构,则开始将Web3与自己之前已经涉足的领域、行业相结合,找到了将原有产业“升级”、但同时又可以将Web3“落地”的解决方案。

那么Web3到底是什么?这次的报道,记者采访了大量的VC、创业者与行业专家,大家都从各自的视角出发,对Web3给出了定义。

但事实是,到目前为止,这个问题在学术上并没有一个统一、规范的答案,大家对Web3的理解还处于“仁者见仁”的阶段。在报道完成期间,Web3的世界正在发生着剧变,一些风险也随之浮出水面。

不过,这是任何一个行业从发轫、发展到成熟的必经之路。当大家讨论得越多、越充分,Web3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也会更清晰,这也是我们要做这样一篇深度稿件来探讨Web3的初衷。

不论如何,当技术出现新的变化时,新行业、新模式乃至新的巨头也有可能就此诞生。更何况,Web3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 《Web3.0:新范式开启互联网新阶段》,中金公司研究部;
  • 《2022年〈财富〉美国500强排行榜》,财富中文网;
  • 《搞Web3.0的人,到底在搞什么?我们找了5家典型公司剥开看看》,IT桔子;
  • 《Web2.0的VC巨头,已经盯上Web3.0》,链新。

 

作者:李蕾;编辑:肖芮冬,易启江;公众号:每经头条(ID:nbdtoutiao);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64wwTWpk0snLVv-V8Vxfg

热门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