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Web3.0的创业风口,暴富与跌落,前景不明朗 

一双9.5万元的数字球鞋、40万元的.eth域名……不要惊讶,这些虚拟物品正在互联网上引发热火朝天的讨论,年轻人正在为虚拟未来一掷千金。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Fi(去中心化金融),这些时髦词背后是年轻人创业的新方向,而这背后都少不了Web3.0的影子。

如果说Web1.0时代,网页是“只读的”,Web2.0时期用户除了可以浏览信息,还可以发表信息,那么被认为将要到来的Web3.0时代则赋予用户所有权,用户将可以控制数据资产的权属。面对新的商业场景,吸引着互联网人和资本涌入其中。

Web3.0也让创投圈再度热闹起来。据虎嗅不完全统计,2022年1月1日到2022年4月,红杉资本以每周一家的投资速度,共投资17家Web3.0公司。

随着海外Web3.0的盛行,国内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们也加紧了步伐,特别是年轻人正在Web3.0的浪潮中,开启新的掘金模式。

不过,有人认为,最早进场的是理想主义者,跑得最快的是骗子,不顾一切往里冲的是韭菜,真正的成功者可能还没有入场。那么在此时“赶海”的年轻人,是否会成为Web3.0淘金的成功者吗?

自动草稿

初探Web3.0的创业风口

李航是武汉的一位准大四的学生,目前和他的伙伴正看中当下Web3.0的风口,准备在Web3.0的窗口期尝试创业。

李航团队涉足的是Web3.0细分方向的NFT赛道。NFT也是当下最热门的创业赛道,在国外,像一枚“无聊猿”的NFT,在最初上线后的30天内交易量达到近9600万美元,这也激发了李航团队在该赛道创业的信心。

众所周知,NFT是独一无二的稀有数字资产,拥有可验证的所有权。NFT可能是一件艺术品、一个游戏项目、一个PDF或只是一条推文,但它们都因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和稀缺性,正是因如此,让不少用户愿意拿钱去购买收藏。

李航的NFT项目使用的是联盟链中的BSN联盟链,也是国内许多NFT平台常用的一种链。李航团队有12个人,除了计算机专业的外,还有设计专业的同学,计算机专业的同学主要搭建平台以及交易系统,设计专业的同学则是设计原始图片,然后合力将原始图片转化为NFT,放在他们的网站上售卖。

李航表示,国内的NFT市场鱼龙混杂,有专业的平台,也有割韭菜的平台,但大部分做NFT基本都是割韭菜,所以不少渠道平台对NFT的监管非常严,李航的团队为了不让自身平台陷入割韭菜的泥潭中,选择在网站和阿里拍卖中上线他们的NFT作品。

目前,他们已经打造了多个NFT的IP系列,每天都会将新NFT作品放到阿里拍卖上进行拍卖,一般一幅NFT的拍卖成交价在300-500元左右,光在阿里拍卖上,团队就能赚5万元,而其他渠道如网站上售卖的NFT,在上个月的总额达8万元左右。分摊下来,团队的每个人可分到1万元左右。

除了NFT外,去中心化域名也成为了Web3.0的热门生意,在国外,有一个基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域名项目“ENS”,简单地说就是用户可以申请一个ENS域名,然后将该域名和自己使用的数字钱包地址挂钩,但这种虚拟域名并非传统的域名。这样一来,在加密世界中但凡需要使用钱包地址的地方,就可以用这个域名来替代地址。

与之而来的则是有两个名为“999Club”(999俱乐部)和“10KClub”(10K俱乐部)的俱乐部,这两个俱乐部分别只对持有3位纯数字域名(如111.eth)和持有4位纯数字域名(如1111.eth)的人开放,每个域名的价值都相当不菲,这也让许多网友大量购买.eth域名,为平台带来丰厚的收入。

国内一家以95后为主的初创企业,就正在模仿这种模式,进行相关虚拟“域名”搭建。据该企业的负责人魏云霞向Tech星球透露,他们的“域名”还无法做到去中心化,这主要还是因为国内的监管未明确,现在,他们将国外的ENS和传统域名的注册模式结合,推出“.meta”的虚拟域名后缀注册,用户可以注册1-22位长度的域名,价格在50元/年,一年后可以选择续费,用户还可以将注册的域名进行交易,一般越短的域名价值越高,一条域名最高被炒到5万元。

魏云霞透露,国内已经有顺网等企业开始做这方面的生意,而魏云霞所在的公司还处于早期阶段,后期或仿照传统域名中的新顶级域名那样,发行多种不同后缀的域名供用户选择。

自动草稿

海外成国内Web3.0创业的热门之地

相比于国内,海外对Web3.0的监管比较宽松,也更容易催生出大量的创业团队。

据Venture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Web3领域的融资金额已超10亿美元。该领域最活跃的投资者包括Polygon工作室、红杉、Coinbase、Woodstock、Better Capital、Alpha Wave Global 和 Tiger Global。

目前,海外的Web3.0创业风潮正盛,国内的一些年轻创业者也奔赴到海外创业,比如新加坡,成为了国内不少年轻团队的首选之地。

90后创业者李宏告诉Tech星球,他们就在国外做着Web3.0分支中的DAO,已经获得海外一家投资机构的投资。

DAO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的缩写,代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由开发人员创造,他们认为将决策权交给自动化系统和众筹流程可能会消除人为错误,摆脱投资机构的操控。简单而言就是,一家公司少了领头羊,而将决定权分给众人,做DAO需要有支持者,目前他们的支持者在300人左右,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随时开启数字社区的工作。

参与者可以尽其所能推动组织的发展,也可以直接坐在那里吃苹果,但会基于贡献者所做的工作来给他们分发薪酬和奖励。当然,要想加入DAO,首先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开始赚取报酬,这里有不少的全职工作者,月收入最高可达2万美元。因此,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人迈出这一步,开始全职加入DAO。

今年上半年,一款由浙大毕业的Web3创业者开发的APP——StepN,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卖了上百万双虚拟鞋,月收入一度超过1亿美元。所谓虚拟鞋,即以NFT形式进行展示的鞋子,随后,又延伸出“走赚游戏”,即用户注册、购买运动鞋NFT后,就可以靠跑步运动赚钱,赚多赚少,与是否坚持运动、NFT运动鞋的等级、属性、数量等因素相关,形成了一个新的Web3.0游戏。

5月27日,StepN发布公告,宣布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将在7月15日清退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公告发布之际,StepN项目的主要代币之一GMT就暴跌40%。从最初平台月入1亿美金,到被讨伐为Web3.0时代的“旁氏骗局”,StepN主动退出了大陆市场。

国内,也有类似的模仿者,比如在缅甸,有一个国内的创业团队,开设一个名为lashio的Web3.0游戏,其游戏类似于StepN,用户不仅可以购买虚拟鞋,还可以购买运动手表等虚拟物品,用户跑得多,才能赚的多。在游戏环境中,使用虚拟物品可以让用户,而不是游戏开发者控制他们的游戏内资产,游戏玩家可以保留游戏内资产,或是将其出售给其他玩家,并使用区块链技术将其转移到其他兼容游戏平台中。

此外,为了提高平台收益,该团队将部分高阶的虚拟物品设置了时效,类似于月付费的形式,以此调动用户的积极性。目前,平台主要在东南亚部分地区上线,但收到了不少玩家的加入,月流水达10万美元,但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些都是“割韭菜”游戏。

自动草稿

数字藏品价格跳水有人血亏数十万,Web3前景不明朗

目前在国内,可尝试的Web3.0创业细分赛道并不多,仍然以NFT为主,而像DAO、ENS、社交、游戏、应用等与Web3.0所关联的领域,国内还未有太大的声量,这也让大众对Web3.0的感知仅仅是“无聊猿”图片NFT。

当前,NFT仍是国内Web3.0的主旋律,但面对NFT,各个平台也是慎之又慎。

今年上半年,微信公众平台《行为规范》新增数字藏品交易行为相关条款规定,提供数字藏品二级交易服务将被封号。业界分析,数字藏品平台又少了一个流量型的内容传播和拉人平台。

有多位网友向Tech星球反映,国内多家数字藏品平台内的数字藏品价格大跳水,价格跌幅最高达90%。李宏(化名)表示,他在某数字平台花8000元购买的数字藏品,现在已经跌到500元,如今手里囤的数字藏品亏损达数万元。李宏补充道:“亏数万元还算好的,部分人直接高位‘站岗’,血亏数十万元,大部分人也都有着血亏的情况。”

此外,Tech星球还了解到,多家机构等开始撤出数字藏品市场,抛售部分数字藏品平台内的资产,这也是诱发各大平台的藏品价格跳水的因素之一。

数字藏品玩家陈璐告诉Tech星球,随着资本对这块行情的不看好,以及监管趋严,部分平台也开始出现一些套路,比如此前部分平台的藏品都是免费获得,如今则需要充值大几百元才能获得藏品购买权。此外,有些平台会故意在购买藏品时,设置排队功能,造成很多人排队购买的假象,吸引小白“上钩”。

近日,腾讯新闻的数字藏品业务宣布即将下线。另外,据界面新闻报道,腾讯正计划在裁撤“幻核”业务。对此,幻核方面回应表示,目前运营一切照旧,在筹备APP全新版本,升级旧藏品体验,新藏品的发售会延后。

可见,国内NFT平台的日子并不好过。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大部分平台都没有二级市场,所以大大减少了数字藏品的流通性,其交易价值大打折扣,许多投资者短期内看不到回报,就不会再次入手该平台的藏品,平台没了收入,自然会关停。该分析人士还表示,今年2月份后,国内新增的数字藏品平台每天可达2-3个,但如今都是关停或跑路的平台。

国内除了NFT外,也存在着Web3.0成长的其他赛道。

比如,在Web2.0时代的游戏行业,大部分人都经历过游戏下线后,装备等一众虚拟资产就会无法保存。但有了可管理的区块链后,游戏公司可以将游戏完全部署在区块链上,哪怕未来游戏公司无法继续运营,用户在链上的资产并不会因为公司是否破产而受到影响,从而保证了用户权益。

一位前腾讯游戏的产品经理表示,他就在设计开发相关的区块链小游戏,目前还处于内部测试阶段,一旦上线,或为那些希望能够永远保留游戏内回忆的用户带来便利。

综合来看,Web3.0在国内的发展尚处于“萌芽”状态,并面临着政策监管不明朗、技术应用不成熟,以及金融风险等挑战,但在合规范围内,国内像BAT、字节跳动等大厂却早已展开在Web3.0相关领域的布局,Web3.0将成为继元宇宙之外,又一互联网的创业热土。

热门文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