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奕被撕上热搜,网红可以红多久?

她姐上网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关于网红张大奕的新闻。

大概情况是昨天中午微博用户@花花董花花 突然发微博手撕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控股旗下的头号网红张大奕。

而根据该微博下方的网友评论,涉及事件的男主疑为万能的某猫总裁。

不过,微博发出去不久新浪微博就不能转发和评论了,相关话题也被删除。当事人只能在另一条微博的底下评论“被限流了”。

一时间微博上聚集了大波吃瓜群众,除了一部分网友的口诛笔伐,还有一堆有才的网友因为亲眼目睹了言情小说中才能出现的一幕开始各种开脑洞写小说,脑洞大得把她姐都逗乐了。

anyway,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吃瓜号,八卦她姐就不再多说了。

只不过她姐没想到的是张大奕竟然是以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重回热搜,仔细想想,距离张大奕雪梨这代网红在淘宝购物节掀起巨浪的日子,其实也才不过两三年。

当李佳琦、薇娅这类带货“新王”开始三番五次“霸榜”热搜时,人们似乎忘记曾经的“带货王”张大奕了。

似乎应了那句话:“时代的海浪涌动,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活了。“

曾经“大陆网红第一人”张大奕被李佳琦、薇娅这类“后起之秀”反超,为什么?

“网红带货第一人”张大奕

作为初代网红,这些年张大奕背靠某电商巨头,一路从模特、网店店主到开公司、带着公司上市,也算是网红届励志的典型范本了。

2010年前后,微信诞生之前,微博“霸屏”社交圈,占据国内网民半壁江山。

在这之前,张大奕就已经以模特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她曾为美宝莲、格力高、可口可乐等知名品牌拍过广告,还经常登上《瑞丽》、《米娜》、《昕薇》等时尚杂志中。

通过在微博上分享穿搭,成功吸引了一波杂志时代读者粉丝追捧,张大奕开始小有名气,到2014年时,她的微博已经拥有了近30万粉丝。

就在这个时期,淘宝电商逐渐发展壮大,吸引了许多卖家入驻。

2011年,冯敏创立了淘宝女装店铺“莉贝琳”(如涵控股的前身),在为店铺物色模特时,看到张大奕的平面广告,因为张大奕笑容甜美有感染力,于是把张大奕签为自己店铺的专属模特。

甜美的模特、实用的搭配指导、加上当时淘宝平台对于店铺的流量扶持,到2014年时,“莉贝琳”已经积累了上百万的粉丝,跻身淘宝女装店铺销售额排名前十。

但红利期总有过去的时候,随着聚划算、天天特价等促销活动上线,分走了一部分淘宝平台的流量,“莉贝琳"店铺的增速放缓。

面对事业瓶颈,面前有两条路,一是进行现有流量运营(花钱买更多流量),二是去挖掘网红的个人影响力。

虽然2014年还没有正式的“网红经济”一说,但莉贝琳决定尝试网红电商:有人气的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圈粉获得流量,再引导流量到个人淘宝店里进行购买。

因为他们觉察到潜藏在微博上的巨大流量,那就是新一代年轻人获取时尚信息的渠道开始转向社交媒体了。

这时御用模特张大奕的微博粉丝已近30万,又喜欢分享安利东西,是最好的人选。

一个能运营,一个有IP,双方一拍即合,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就开了起来。

刚做网店时,张大奕经常在微博上与粉丝互动沟通,使得她能够及时了解到粉丝对衣服类型的偏好、价格敏感度等,便于按照粉丝口味来调整生产线。

“当一个每天交流的人跟你推荐一个产品,你就是会容易信任并购买。”

此外,她也通过和粉丝“互送昵称”、“聊天拉家常”等方式设立了一个率直的知心姐姐人设,拉近与粉丝的距离,培养了一批忠诚度很高的粉丝。

长相甜美、穿搭时尚、审美在线,张大奕迅速火了,不仅微博粉丝攀升到了400万,还用了一年时间就拿到销量冠军。

她当年的带货能力有多牛呢?

随便给两个数据:2017年双十一,张大奕的网店日销售额突破亿人民币;2018年双十一,她的网店又创造了28分钟销售额破亿的记录。

“秒光”一度是形容张大奕网店的最贴切词语之一,每每有她推荐的新产品上市,都能瞬间抢光,堪比如今的薇娅李佳琦了。

张大奕的成功,或者大部分初代网红的成功,如今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站在了风口上:

2015年,淘宝提出“网红经济的概念,紧接着,微博开始利用其社交媒体的属性把“孵化网红”端上桌面。

2016年更被称为“网红元年”,移动短视频和直播飞速发展,直播、短视频平台迅速崛起,抖音、快手、小红书陆续成为营销宝地,靠着平台扶持和技术支持,无数网络红人乘着前期红利顺势而起。

也因此,2019年4月3号,张大奕带着她所在的如涵控股如愿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此时的如涵控股已经转型成为“网红孵化器”。

为啥说是她带着如涵,主要还是因为整个公司都是靠她奶起来的。

不过,没有完美的时代,虽然流量来得快,但去得也快,当网红带货成为最普遍的商业模式时,沉寂的速度也开始加快了。

李佳琦薇娅的强势崛起

2018年,电商 直播模式的崛起,再一次迭代人们对于变现的观念。

随着整个产业链被打通,初代带货女王张大奕似乎逐渐被大众遗忘,取而代之的是李佳琦和薇娅的双雄争霸。

2018年双十一,李佳琦直播5分钟卖掉万支口红,而薇娅则在两小时内引导销售亿,全年销售27亿,

2019年双十一,薇娅只用了一天,就完成了18年的全年销售额——27亿。

李佳琦这边数据也同样惊人,有媒体报道称2019年“双十一”李佳琦引导交易额超过10亿元。

在这场新的流量瓜分战中,张大奕也曾尝试入局,使用直播带货的方式。

2019年9月21日,张大奕开启淘宝直播首秀,然而在7个小时13分钟的直播里,最高观看人数不到300万,与薇娅、李佳琦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张大奕站在了社交媒体兴起、网红经济发展的风口、靠积累粉丝到微博带货不同,李佳琦和薇娅哪怕赶不上这程风口,也能打开另一扇窗。

在没做直播前,李佳琦做美妆柜哥的时候就已经非常出色,是他们所在门店的销售冠军,他的亲和力和销售能力让各大门店争相挖角。

而薇娅早年已经通过做线下服装生意实现财务自由,在广州西安都买了房。

为什么张大奕会被“遗忘”

任何一个网红的崛起都是背靠时代的,时代把你推向高处,也会让你跌下神坛。

张大奕的令人咂舌的带货成绩,一部分在于年轻一代的偏好、审美等的变化,另一部分也是完美抓住了社交媒体和电商崛起的机遇。

但是,网红带货的产品大都针对年纪较轻的女孩子,随着生育压力的增长,未来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年轻一代的市场会随着人口增长的放缓而逐步收缩。

而那些为张大奕的销量做了贡献的年轻女孩们,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改变对衣服的需求,可能是会花钱买高档大牌,也可能是不再追求风格大过质量。

而且,张大奕经常深陷抄袭打版的争议中,出的衣服曾经多次被扒出抄袭。

左边是张大奕上身,右边是原版T恤。

和辛普森联名的羽绒袄,被扒出抄袭NASA×3M的联名款。

推出的洗面奶打版cpb。

而不愿意买盗版的人会随着对时尚的了解越发抵制这些网红店,他们懂得尊重设计师的劳动成果,懂得尊重知识产权。

一边是竞争对手逐渐变多,一边是消费者的意识觉醒对产品产生抵触。

张大奕是否还能用旧的网红带货模式延续辉煌,她姐觉得答案有点显而易见。

张大奕的“被遗忘”,其实提出了一个问题:网红的生命周期到底有多久?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

“铁打的互联网,流水的网红”。网民没有永恒的记忆,一旦出现新一代网红,旧主即使再风光也难逃被遗忘的命运。

网红经济兴起以来,普通人“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梦似乎有了实现的可能。

但机遇稍纵即逝,环境变幻莫测,时代的车轮碾压,每个人都不会在舞台上留太久,就连舞台本身,也是搭了又拆,拆了又搭。

一名网红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所谓“一夜成名”只是表面,本质上仍然是自己努力奋斗得来的结果。

而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即使无法成为网红,也要学会在快速的变化中找到安身之法。

已经过了三分之一的2020年,或许依旧有许多不确定的机遇,也或许还会诞生更多的“李佳琦”、“薇娅”们。

而这一场总裁夫人手撕“小三”的闹剧,或许就是以张大奕为代表的一代网红以八卦的方式离开舞台C位的标志吧。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